Chanifit _ 正念冥想是否被過度商業化? _ How to Be More Mindful in a Mindless World




正念Mindfulness幾乎不是一個全新概念。實際上,培養對當下的認識,並常常心懷感激的做法源於2500年以來的佛學發展。然而,在過去的十幾年中,學習如何保持正念成為了健康產業的先驅,隨後又成為整個大眾文化的主流。

專注於當下時刻的正念冥想為冥想療癒的一種,非常受歡迎。目前已形成的相關產業規模達億萬美金。儘管正念冥想如今十分盛行,但關於它究竟是如何影響人們的大腦,改善身心,又在多大程度上幫助那些身心罹患痛苦的人們,至今沒有明確的結論。冥想已被人類踐行上千年,但心理學家和精神學家們對它的學術研究僅有幾十年而已。

現在,無論你是要停止手機使用焦慮,制定2020新的健身目標,或是在工作中發揮長才,正念都是實現此目標的當紅工具。如果你對實施這種現代正念療法的具體策略感到好奇,那麼學習資源是絕對不缺的。你可以嘗試靜觀冥想,網路上有許多優秀的冥想應用APP,更不乏名人推薦的報導,包含米蘭達·可兒(Miranda Kerr)、吉賽兒邦臣(Gisele Bündchen)和歐普拉(Oprah)等名人提供的秘訣。

在流行文化中也清楚地看到了全社會對正念的喜好。31 歲美國饒舌歌手肯德里克·拉馬爾(Kendrick Lamar)可以說是時下最火紅、同時音樂作品又廣受到樂評高評價的說唱歌手。作為西岸嘻哈新一代王者,在他上一張專輯的幾首歌中都提到了冥想對他的生活至關重要。當具有重大文化影響力的人對影響他們生活的事情做出積極評價時,人們就會開始關注。

顯然,正念古老的實踐已經在集體意識中立足,在過去的十幾年中,已成為現代關注自身健康者的支柱。但是,它是如何發生的以及為什麼發生的?

簡而言之,正念就是當下。雖然看起來似乎很簡單,但是在這個日益忙碌和充滿壓力的世界中,人手一台的智慧手機、社交媒體和沒來由並且持續不段的倦怠、失眠和孤獨感的增加,簡單的概念並不容易執行。


“冥想已經存在了數千年,但是現代世界比以前感覺繁忙得多。越來越多的人意識到他們需要暫停並照顧自己的心理健康。這就是正念的源泉。” —Headspace聯合創辦人 安迪·普迪科姆(Andy Puddicombe)



心理學家瑪莎·盧卡斯(Marsha Lucas)表示,正念可使大腦更好地融合在一起,因此我們擁有更高的情緒適應能力,更少的慣性反應以及更強壯身心靈成長能力。

對於某些人而言,正念練習意味著去看心理治療師或諮詢師來克服壓力或恐懼。對於其他人來說,這意味著去瑜伽或其他健身課程。對成千上萬的人而言,正念意味著使用冥想APP,例如Headspace、MNDFL和Calm。事實上,蘋果公司將“自我照顧 self care”列為2018年最大的應用程序趨勢。根據市場研究,冥想正念應用程式行業2018年的產值為134萬美元,並且預計將同比增長7%。 (2016年冥想的總市場超過了十億美元大關,預計到2022年將增長近一倍。)

MNDFL聯合創辦人與禪修老師Lodro Rinzler強調,現在,人們可以花很少或幾乎不花任何錢就可以使用各種各樣的冥想指導,並嘗試哪種風格最適合他們,隨時使用正念產品來保持平衡。

但奇怪的是,《紐約時報》曾經報導放下手機可以幫助我們更長壽。盧卡斯博士說,通過學習如何對我們的設備保持謹慎並訓練自己覺察在設備上花費的時間的意識,我們可以從使用這些工具上獲得積極的收益。

此外,練習正念不僅可以使我們對自己有更好的感覺,而且可以為我們所生活的世界提供不同的視野。

目前已知的是,正念冥想或許可能促進杏仁核及前額葉皮質區域產生更多神經元連接,從而緩解焦慮等精神障礙的症狀,進一步提升患者控制情緒的能力。冥想或許也能夠一方面有效降低負責痛感等軀體感覺的大腦皮質區域的細胞活躍度,另一方面提升控制痛感認知調適的大腦區域的細胞活躍度,從而能舒緩人的疼痛感。

總體而言,正念是個難以捉摸的課題。它不是科學家給病人開的藥,而是一種內在形成的體驗。目前正念冥想還沒有舉世公認的定義,學界也未對正念冥想所涉及的細節達成一致的結論。但願有一天,科學家們能夠揭開謎題,弄清楚冥想體驗與冥想時人腦發生的生理變化間到底有何關聯。